欢迎光临seo外链专员,seo网络推广专员网站

如何解决高房价?澳洲智库Grattan:增加住房数量是根本之计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1      浏览量:0
澳洲智库Grattan Institut

澳洲智库Grattan Institute 在3月4日公布一份研究报告(注1.),这份长达177页的报告中提出了13项政策建议,希望提高澳洲住房负担能力问题。

1、住房负担能力下降

报告中提到,在过去,澳洲是一个住房成本可以控制的地方,各年龄层的工作者都有机会拥有一个有良好住房和就业机会。但现在,65岁以下的澳洲人拥有房屋的比率正在下降,尤其是那些收入较低的人。

它指出,澳洲政府20年来,并没有真正解决住房供应量的问题,只是造成了混乱。年轻而低收入家庭的住宅负担能力越来越差。而那些幸运得到贷款的人发现,贷款数额高但工资增长低,因此贷款难以偿还。

该智库的执行长John Daley表示,如果政府什么事都不做,住房前景会越来越糟。

报告中提到一些建议,例如,各州应该要在内环和中环地区建设更多的住房,此外,印花税应该被一般财产税取代。联邦政府应该提供资金,进行这些改革。

Daley认为,限制负扣税和减少资本利得税将在短期内起到帮助作用,但提供住房供应才是最正确的作法。事实上,住宅建设的数量,并没有跟上强大的移民潮增长。

2、住房供应必须增加

报告中提及,悉尼沿着主要交通路线,建设更多中密度住房,此策略比墨尔本做得更好。上周规划部长Anthony Robert说,新州首府在2017年共建造了38,759套住房,2016年仅4600套。

Daley 指出,这是悉尼很值得称道的部分,是悉尼十年来第一次达到住房数量的目标。墨尔本相对来说就比较弱,尤其在高收入地区住房数量增长较慢,居民倾向于反对发展。

澳洲政府希望提供足够的经济适用房(中密度住宅),以避免快速增长的人口与住房数量之间的不平衡。然而,在开发中密度住宅的过程中,政府须面对NIMBY (注2)这样的居民的反对声浪。

这些居民受过良好教育,并享有充足的资源,因此反对中密度住宅的开发。这就需要州政府和地方议会克服这些反对声音,否则住房供应不会增加,社会不公平也会加深。

同时,在住房不足,价格上涨的情况下,也造成房屋所有权率的下降,年轻人会延长跟父母居住的时间,甚至延长组织家庭的时间。

3、减少移民数量恐非解决之道

该报告中谈到移民数量大幅增长,使主要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受到影响,包括房价高涨和基础建设不足。如果州政府的规划和基础设施政策没有改善,联邦政府可能就要考虑限制澳洲移民数量。

Daley补充说明,“但我们不认为(限制移民数量)是最好的解决方案,我们是说,如果要维持强大(数量)的移民计划,就要同时做好住房的规划。”

Daley指出,过去的20年里,澳洲房价实际上已经翻了一番多。悉尼和墨尔本的情况最为严重。自2012年以来,墨尔本的房价上涨了50%,悉尼的房价上涨了70%。

联邦政府应该制定明确的人口政策,阐明适当的移民水平,以证明大量的移民对澳洲居民福利没有影响,同时要有实际且最佳的基础设施建设,和土地使用规划政策。

注1.《住房负担能力:重新审视澳大利亚梦想》(Housingaffordability: re-imagining the Australian dream)。

注2. NIMBY (Not In My Back Yard),是指居民反对新开发提案,包括有争议或有潜在危险、不利于居民的提案。

数据源:澳洲SBS(公共广电组织),澳洲智库GrattanInstitute,《澳洲卫报》(GuardianAustralia ),《澳洲金融评论》。

4、- END-

注:《繁荣世界》竭力为华人提供真实、全面的地产新闻,这些有价值的内容欢迎广转,为投资者造福。但必须说明出处。